道德经 第十五章

Author Avatar
简成 11月 26,2019
  •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

  古之善为士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夫唯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﹕豫兮若冬涉川,冬之涉川,豫然若欲度,若不欲度,其情不可得见之貌也。犹兮若畏四邻,四邻合攻,中央之主,犹然不知所趣向者也。上德之人,其端兆不可睹,德趣不可见,亦犹此也。俨兮其若客,涣兮若冰之将释,敦兮其若朴,旷兮其若谷,浑兮其若浊。凡此诸若,皆言其容,象不可得而形名也。孰能浊以静之徐清﹖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﹖夫晦以理物则得明,浊以静物则得清,安以动物则得生,此自然之道也。孰能者,言其难也。徐者,详慎也。保此道者不欲盈,盈必溢也。夫唯不盈,故能蔽不新成。蔽,覆盖也。